月亮的光是借来的

这儿圈名 君年/陆玖,陆槐疏

打算继续留在圈里,不愿意看我的可以取关

写戏不好看

吃的cp包括:all二/羡澄/湛澄/杰裘
等等

如果我吃的cp是您的雷点,请不要来ky我

各位天使/太太愿意来扩我吗?

QQ:178327309

【穹大】我可以在你家睡觉吗?

    这个好久以前在网上看到的。
    求不嫌弃。


正文。



         “呼——总算做完了。”东方纤云坐在桌前伸了个大懒腰,单手托腮盯着窗外看。下午的阳光正烈,打得花朵蔫蔫地垂着,扒在树干上的蝉“知了知了”地叫个不停,像是在控诉天气的炎热。偶有几只鸟扑棱着翅膀来回飞旋。院里树荫下趴着各种姿态各异的猫和犬。

        其中一只大金毛引起了东方纤云的注意,那只大金毛脖子上挂了一个牌子,上面还写着字。黄灿灿的毛发配上张的大大似是在微笑的嘴。

        很好,戳中了他的萌点。

        “嘿,过来。”东方纤云推开门,蹲在台阶上冲金毛拍拍手。金毛尾巴欢快地甩起来,开开心心地冲到东方纤云面前,湿答答的舌头一遍又一遍地舔东方纤云的手掌,把东方纤云痒得直咯咯笑个不停。他一边笑一边托起那张牌子,看清了上面的字:

         “您好,我叫贝贝,我是六只三个月大的小狗崽的父亲,我实在是太累了,家里又没有我能睡的地方,如果我在你的门口睡着了,可以不要驱赶我吗?”

        东方纤云揉了一把金毛毛乎乎的脑袋,将它领进了家门。
















        一连几天,贝贝都是在东方纤云家睡的,一到一点半就准时出现在门口,四点半到五点左右就会离开。准时到东方纤云都不得不赞叹这只金毛的智商太高了。

        东方纤云习惯性地看看表,到差不多一点半了就会到门口等着贝贝的到来,但今天都一点四十了贝贝还没来。

        “汪!”一声犬吠从门口传来,东方纤云赶忙打开门,除了贝贝,还有一位绿颜色头发的男子。那位男子绅士地鞠了一躬,带着歉意笑道:“您好,我是贝贝的主人,非常感谢您这段时间以来对贝贝的照顾。恕在下有个不情之请,小崽子们实在太闹了,请问我可以在您家补一下觉吗?”

        真好看。东方纤云如是想。

        然后就稀里糊涂地放他进了门。
















        从此以后,除了贝贝,东方芜穹也会一起来东方纤云家补觉,这种情况持续了两三个月。

        这天东方纤云习惯性地为贝贝准备好牛奶和火腿肠,打开门却只看见东方芜穹一个人,东方纤云探头望望东方芜穹身后,空无一狗。

        “怎么只有你?”东方纤云放下手中的牛奶,从冰箱里拿了一瓶矿泉水丢给东方芜穹。东方芜穹接住水顺势将自己摔进沙发,捂住心口哀叫,“在下在美人儿心里还比不上一只金毛吗?”

        深谙东方芜穹套路的东方纤云倚着门框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有自知之明就好。”

        “美人儿,你哪儿都好,”东方芜穹站起身来,慢慢逼近东方纤云,“就是有个缺点。”

        温热的气息喷在东方纤云耳畔,激得他双腿一软,借着门框堪堪稳住身子,结结巴巴地问,“缺、缺什么?”

        感受到对方的动作,东方芜穹轻轻笑起来,鎏金色眼眸中水波潋滟,盯着人泛红的耳尖,丹唇轻启,“缺我。”
















         “所以,我可以在你家睡觉吗?”

         “……”

         “不,应该说——我可以和你一起睡觉吗?”

         “滚。”






【穹二】你一定很想我

    小甜饼
    ooc算我的
   不够甜你找我我重写!


——————正文——————



         东方芜穹到家的时候已经夜深了,他小心翼翼地将钥匙插进锁孔,连带扭钥匙开门足足用了一分钟,不为别的,只是怕惊扰了他的小猫。

         当他打开门时,玄关处亮着的橘黄色的灯光为这个夜晚增添了几丝暖意。他换上拖鞋,从兜里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关上灯,蹑手蹑脚地向卧室走去。

          “咳咳……”一声突如其来的咳嗽声在寂静的屋子里显得格外响亮,东方芜穹一惊,扭头便看见印飞星趴在餐桌上睡得正熟。

        月亮泻在印飞星身上,他银白色的头发与月光融为一体,整个人就像是圣光里的天使。棕榈在月下沙沙作响,草中虫唱。夜露瀼瀼,竹丛旁边频频传来鸟鸣,想必月光皎洁,照得它们无法安眠吧。

         餐桌上的饭菜一口都没动,东方芜穹不禁失笑,他走过去将外套脱下小心翼翼地盖在印飞星身上,弯腰在他耳边低声唤他,换来了几声哼哼唧唧。

          “唔…你回来了?”印飞星揉揉惺忪的双眼,转身将自己埋进东方芜穹怀里。东方芜穹揉着印飞星柔软的头发,眼睛环视了桌子一圈,捧起印飞星的脸吧唧了几口,才柔声道:“印公子陪小的吃两口再去睡?”

         “嘁,准奏。”印飞星瞌睡醒的差不多了,嗤笑一声回了东方芜穹一个毫无杀伤力甚至还有点撒娇意味的眼刀。
          







         二人躺在床上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四十五了,印飞星缩在东方芜穹怀里睡得懵懵懂懂忽然冒出一句:

          “你今天不是要通宵加班吗?”

          “是要加班。”

         东方芜穹拄着手肘盯着印飞星乖巧的睡颜,只有在这个时候印飞星才会放下白天的傲气和不羁。他看着印飞星眯着双眼软绵绵的样子,心里一喜,在印飞星额头上啄了一口,接着说,

         “但我想今天你一整天都没怎么看见我,你一定很想我。”

        印飞星耳尖一红,作势就要爬起来打东方芜穹几个拳头,但最终却也只是在人脸上轻轻亲了一下,立马钻进被窝装作睡熟了的样子。

         “小美人儿,再来几下呗一下不够啊……”

         “闭嘴!”被子里传来闷闷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恼羞成怒了,“不睡就滚下去!”
       







        等到东方芜穹的呼吸均匀下来,印飞星悄悄从被子里探出头来,确定他睡着后,低语道:

         “晚安。”

         想了想,又添上一句:

          “我今天确实很想你。”

         

【穹二】病名为爱(三)

        谢谢各位的红心心和蓝心心,我……会努力写的,小学生文笔望见谅


———————————分割线———————————



         “八戒……你醒啦…呼…”看见病床上面如金纸的人儿终于睁开了眼睛,东方纤云舒了一口气,笑弯了那双布满血丝的双眼,“饿不饿?还是先喝点水好了。”

         印飞星呆呆地盯着东方纤云看,这一举动把东方纤云吓得不轻,刚落地的心立马揪了起来。也顾不得龚常胜那句“病人身体虚弱,说话声音尽量小点”立马扭头如同脱缰的野马冲出了病房,一边奔跑一边大喊:

         “蜀三路!蜀三路!”
        

        大师兄你这样真的确定不会被冠上“大呼小叫扰乱医院秩序”的罪名而被禁止进入医院吗?


         等东方纤云一把鼻涕一把泪[雾]地将龚常胜扯到病房里来时,印飞星一脸鄙夷地撇了东方纤云一眼,沙哑着嗓子开口:

         “东方纤云你叫丧呢。”
         
        

        给印飞星检查完身体,龚常胜取下听诊器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在印飞星床脚边坐下,从口袋处抽出一支笔,询问道:

         “今天份的方便讲给我听吗?”

         印飞星一听,那双因长期卧病在床而渐渐失去光彩的眸子微微闪烁起来。他听见自己以一个轻快的语气说:

         “当然。”


         “我跟他第二次相遇是在图书馆,那时候我正在追师妹逍遥星河……其实那天我是真的去图书馆借书的,”谈起这件事印飞星仍止不住脸红“本来我是想借了书便找一个离师妹不远的位子坐下的,谁知道图书管理员居然把那本书放在最高一层…我垫着脚都够不到,然后东方芜穹就出现了,其实我那天对他也没什么深刻的印象,唯一难忘的是他那头绿头发…噗…还带了个红帽子…”

        印飞星捂着嘴笑了起来,说真的,东方芜穹那天的打扮去掉头上的青青草原还是可以迷倒一群少女的。

        笑够了,印飞星又轻轻嗓子继续道:“后来因为他,我没成功跟师妹一起度过在图书馆的时光,他说什么'作为补偿,就让在下陪小美人儿回去吧'我当时脑子里就只剩下一个念头,给他那二两肉一脚。哈哈…结果最后也没行动,还是跟他一起走了。”

        








     ……我……我是真的想文艺一点的……i  choose  go   die   

【穹二】病名为爱(二)

      上一章穹哥居然没出场我到底在干什么_(:_」∠)_
      这一章都分不清我是想写啥了

     ———————分割线—————

        印飞星醒来的时候阳光铺满了他的桌子,在他的身躯上盖了一块金色的毛毯。他揉揉眼睛,身后传来的温热让他不自觉笑了起来,语气却凶巴巴的。

         “东方芜穹,谁让你来的?”

        被唤作东方芜穹的男子仍笑嘻嘻地把身子往印飞星身上贴,似撒娇道:

          “在下都多久没见小美人儿了?抱一下以解相思之情还不行了?”

         印飞星脸上绷不住笑出了声,他回过身就着东方芜穹抱自己的姿势顺势将头埋进东方芜穹的脖颈,不轻不重地咬了几口。

          “嘶——小野猫学会咬人了?”

        东方芜穹也不恼,就这么任印飞星闹。这是他的人,自己都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还舍得凶他不成?

        良久,印飞星闷在他怀里出了声: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不?”

         “当然。”一想到两个人第一次相遇的场面,东方芜穹都禁不住感慨真是缘分。


        要说这第一次相见还是在医院。作为一名刚任职的医生和有过两年任职经验的龚常胜的同校师弟,印飞星是年少轻狂鲜衣怒马,那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傲气令老师逍遥渡影都赞叹不已。

        其实这师兄弟之间除了争夺恩师的青睐就没什么大的恩怨了,但龚常胜和印飞星可不稀罕这些,他俩的恩怨来源于跟印飞星一起长大的东方纤云,美名其曰印飞星的师哥(???)

        虽说东方纤云与印飞星和龚常胜不是一个系的,但这龚常胜原来在学校没少受东方纤云的照顾,因此对他甚是尊重和感激。但印飞星对东方纤云的态度可谓是“三天一小骂,五天一大打”,龚常胜就不舒服了,说小云哥哥可是长辈,按理印飞星都该喊他一声哥。小云哥哥?!你个近视眼叫的倒是亲!这下印飞星就不高兴了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就要跟龚常胜干一架。

         最后也没打起来,因为龚常胜的师兄,东方芜穹恰好赶来制止了这场战争……
      
         按理,两人没打起来应当高兴才是,毕竟印飞星是东方纤云从小惯到大的,可是连手上划个口子他都要心疼好半天的。可偏东方芜穹一听就不乐意了,我家胜儿还不是从小被我护到大,喝个水呛到我都要闹的!
         
         就这样,这场由金银二人组关于礼制的战役转变为了东方·黑绿·弟控·二人组的争吵。

         “我家八戒脸红天下第一可爱!”
         “我家胜儿臀好天下无人能比!”

         越听脸越黑的金银二人组上去就是一个过肩摔一个回旋踢把不知廉耻的二人给放倒了。

         最后就是东方纤云和东方芜穹乖乖坐在凳子上接受印飞星和龚常胜给他们上药。当然,金银二人组上药的时候手劲儿一不小心(?)没把握好,诊室里时不时传来嗷嗷的惨叫声。

【穹二】病名为爱(一)

        我知道《病名为爱》这首歌比较消极低沉但我还是会励志把感觉写出来把氛围调整好的!
        这里是个小透明,欢迎提出意见建议
        如果不介意,就请您往下翻吧



———————分割线———————




        平和的小镇,长满青苔的石板,落满阳光的香椿树,以及街头巷尾的喧闹声。

        印飞星跪坐在床头,双臂搭在窗台上,安安静静地望着正在不远处踢球的几个小孩子,时不时地伸出食指揉揉眼睛。

         “困了吗?”龚常胜一手夹着病历本,一手伸到印飞星眼前替他遮挡正午刺眼的阳光。

         印飞星摇摇头,扭头望了龚常胜一眼,苍白的脸上露出笑容。
   
          “你来听我讲了吗?”

          “嗯。”





         等到月亮都在夜幕中悄悄隐去了光辉,印飞星才含着笑睡下。龚常胜替他掖好了被角,便悄无声息地离去了。

          “怎么样了?”一直等候在外的东方纤云焦急地抓住龚常胜的白大褂。

          “小云哥哥稍安勿躁,”龚常胜压低声音按住了东方纤云的肩膀示意他小点声,“印飞星的情况不太乐观,恐怕……”

          “你会救他的!他一定能活下来的!对吧?”东方纤云颤抖着握住龚常胜的手,语气里满是期望。

          “龚某会尽力的,”龚常胜终是咬牙回应了他,“小云哥哥快去歇着吧,明天可还要来照顾印飞星呢。”

   

          
        送走了东方纤云,龚常胜站在印飞星病房门口,透过小窗子盯着熟睡的印飞星。

        印飞星,你可不能输啊。




        龚常胜的书桌,病历本上清晰地记录着:
        
         401号病人

         姓名:印飞星   

         病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