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的光是借来的

这儿圈名 君年/陆玖,陆槐疏

打算继续留在圈里,不愿意看我的可以取关

写戏不好看

吃的cp包括:all二/羡澄/湛澄/杰裘
等等

如果我吃的cp是您的雷点,请不要来ky我

各位天使/太太愿意来扩我吗?

QQ:178327309

【生贺】愿你如明星

  清晨温暖的光穿过木雕花窗投在桌前,圆桌的阴影在地板上印上半朵小花。桌上雕花瓷瓶内娇小含羞的栀子花静静开放,幽香缠着徐徐清风钩织着床上人的美梦。
  
  东方纤云从裹成一团的被子里探出头来,闭着眼睛两手在床上一阵摸索。双眸半睁半掩,眼前的桌椅板凳虚虚晃晃,竟像是还在梦里。
  
  
  东方纤云揉揉惺忪的双眼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推开木窗,含苞的茉莉在窗边轻盈地绽放着素雅飘逸的风姿。翠绿的叶,洁白的花,清灵的骨,如此清雅之花,竟只需搁于窗台,或置于室内,便可如期绽放,芳香宜人。
  
  东方纤云托腮逗弄着花瓣上的滴滴露珠,折着太阳的光,显得露珠竟也绚丽多彩。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雨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脑中萦绕着这首词,在众人看来平日总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大师兄——想家了。
  
  “大师兄!生辰快乐!”思绪被三师妹的祝福打断,一碗香气四溢的热粥捧到了东方纤云眼前。
  
  “大师兄平日里都会给我们过生日,今日是大师兄的生辰,祝大师兄以后都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叶昭昭将手里一捧新鲜的茉莉隔着窗子举到呆愣的东方纤云面前,单纯的笑容让人心里涌起一股暖流。
  
  “谢、谢谢!”东方纤云坐在桌边,端着热气腾腾的甜粥,嗅着茉莉的幽香,连思家之绪都抛置脑后了。
  
  
  
  
  
  
  
  
  
  
  
  
  
  午日的骄阳正烈,打得花朵蔫蔫地垂着,扒在树干上的蝉“滋儿哇滋儿哇”地叫个不停,像是在控诉天气的炎热。偶有几只鸟扑棱着翅膀来回飞旋。东方纤云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丝毫未感受到来人的迹象。
  
  “小云哥哥,生日快乐。”
  
  “美人后辈,生日快乐。”
  
  忽的两声祝福将东方纤云原本晕乎乎的脑子炸醒。
  
  一副陈年字画,一把紫砂壶,一块老玉,一本古书。东方纤云从龚常胜与东方芜穹二人手中将礼物一一接过道谢。
  
  “人间草木,集天地灵气。万物神韵,方有一花一叶的纯粹、洁净。茶之珍贵,非世间金钱所能交换。愿这香茗,可为你洗去烦恼,?过滤杂念,予你澄澈、宁静。”龚常胜温和地笑着将大师兄讲与自己听的话原原本本祝福给东方纤云。
  
  “这样的话,倒不如一同饮了这予人宁静之茶。”

  东方纤云咧着嘴笑,大大方方上前搂着俩人肩邀请他们一起坐下吃凉糕、饮冰茶。
  
  
  
  
  
  
  
  
  
  
  
  
  
  
  夜晚,几颗明星点缀天空。清光溶溶,浸透大地。茉莉花叶、栀子花叶浴着月光,闪着碧青的光亮。竹叶在月下沙沙作响,草中虫唱,月光从脚尖散开。
  
  月光如流水,如雨滴,如人语。
  
  一轮山月,照映如画。
  
  东方纤云与印飞星坐在湖心小亭,两樽酒杯,一樽为清茶,一樽为浓酒。
  
  樽中酒为坛中酒,坛中酒为泥下酒,泥下酒为陈年酒。
  
  “师弟不胜酒力,便以茶代酒还望大师兄见谅。”印飞星端起面前清茶站起身来,对着面前自己的大师兄祝愿道,“愿大师兄此生清澈明亮,张扬肆意;前途坦荡,无所畏惧。”
  
  “生日快乐,大师兄。”
  
  印飞星的红眸弯起,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连眸里都是笑意。
  
  满天的烟花是他送给东方纤云这个生辰的最后一份寿礼。七彩的烟火在空中绽放,连暗夜都明亮如白日。烟火之彩、丛中虫鸣、众人欢颜,一并构成东方纤云眼中明丽的景色。
  

  “东方纤云/大师兄/小云哥哥/美人后辈,生日快乐!”
  
  东方纤云想,这,便是我的家。
  
  
   

                 愿你如明星,璀璨而明亮。

              7.31,我们的大师兄,生日快乐。

(终于赶上末班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