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的光是借来的

这儿圈名 君年/陆玖,陆槐疏

打算继续留在圈里,不愿意看我的可以取关

写戏不好看

吃的cp包括:all二/羡澄/湛澄/杰裘
等等

如果我吃的cp是您的雷点,请不要来ky我

各位天使/太太愿意来扩我吗?

QQ:178327309

印飞星小天使生日快乐!
给你过的第一个正式的生日!

印飞星生日甜甜HE电台♪:

现在是2:00整!

这里是印飞星生日小甜饼电台,现在为大家放送的是 @月亮的光是借来的点播的《for him.》

祝二二生日快乐!

 

 

【羡澄】食花录③

芙蓉豆腐汤

        芙蓉花,采花去心蒂,滚汤泡一二次,同豆腐少加胡椒,红白可爱。
                                  ——明·高濂《遵生八笺》

         

         “莫怕秋无伴愁物,水莲花尽木莲开。”

        魏婴从水中探出头来,湿答答的额发黏在脸上,水珠顺着脸颊滴落回清澈的池水中溅起一朵朵水花。他一手扒在船头上,一手背在身后磨磨蹭蹭转到身前递出一朵沾着水的粉嫩的芙蓉花,那是他刚刚下水前悄悄跑去摘的。浅红色的花瓣刚刚绽开,托着花蕊在风中轻颤。

        江澄眼眸微阖靠在船头的一只长椅上,紫色长衫掩在深红色毛毯下,一缕青丝垂在胸前,被风徐徐地吹着,挠着脸颊。

        听闻人窜出水的哗啦声蹙眉抬眼,一支水淋淋的木芙蓉撞入眼内,浅红花色在花枯枝残的池塘内显得颇有生气。

        魏婴只来得及念一句诗,下一秒执花之手被那人握住,一发力拽上船来,温热的毛毯将他裹了个严实。热气瞬间包围了这个身子,秋凉被毛毯上残留的莲花香与身体隔开,好不暖和。

        芙蓉花夹在江澄指间,水珠顺着修长指节滑落掌心掌背,最后滴在紫袍上留下圈圈水晕。他瞟了一眼裹在毛毯里一脸茫然的魏婴,头发上还挂着池子里的枯叶,心情竟然有些好,盯着手中的芙蓉花若有所思片刻,翘着嘴角转身向厨房走去。

        “哎!澄澄等等我!”魏婴见人转身离去,抽出手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跟着人跑去。

        魏婴换好衣服两肘撑着桌子看着江澄将新鲜的芙蓉花丢在锅里焯水,他百无聊赖地从碗里捻起一朵焯好水的芙蓉花摩挲,竟觉花瓣有些黏滑。还没等他开口询问江澄便将答案丢了过来:“芙蓉花焯水后表面会裹着一层薄薄的液体,能使其口感爽滑鲜嫩,适宜做汤羹。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嘛——你自己去探寻吧。”

        魏婴挠挠头,将花丢回碗里,两根手指在衣袍上随意擦擦转身收到[江澄的死亡凝视]于是动作由扑到江澄身上改为移到厨房门口。

        刚买回来的豆腐还散发着豆子的香气,鲜嫩洁白的豆腐块漂浮在浅红花瓣中间,在沸水中沉浮。盛于一碗之中,豆腐白如雪,芙蓉红如霞,当真是“红白可爱”。

        因而又名“雪霞羹”。

        豆腐与芙蓉花的味道极好的融合在一起,魏婴嗅着香气咽了咽口水。江澄舀起一勺羹汤轻轻吹几口气,待热气散去送入口中,豆腐的嫩滑配上清爽的花香,当真是美味,令人心情愉悦。

        魏婴蹲在门口眼巴巴地望着灶头上的江澄,眨眨水波潋滟的双眸,像是下一秒就要溢出水来。江澄伸出舌尖舔掉唇角的汤汁,心情颇好地放下勺子冲门口的魏婴勾勾手指,引得人立马蹦起来窜到面前。

        魏婴余光瞥见江澄放下勺子时手指所沾上的汤汁,便也不急着品尝这雪霞羹了,倒是握着江澄的手指往嘴里送。舌尖细细舔去手指上清淡适宜的汁水,粗糙的舌苔扫过指腹带来丝丝骚痒,令江澄恼羞成怒抽出手指拂袖离去,还不忘骂道:“登徒浪子!”

        这回换魏婴心情颇好地端着雪霞羹呼噜呼噜吃个不停,一双桃花眼都笑成弯月牙。

tbc

芙蓉花:一日三变,晨粉白,昼浅红,暮深红。

【羡澄】《食花录》长评

非常感谢阿霜的长评呀!我吹爆阿霜啊!
这是我第一次收到长评特别开心!
真的是写到我心坎里了。
是啊。我想为你建一座花园,也不仅仅是一座花园。
这座花园里有我想要为你栽种的花朵
有我想要陪你一起看的日出日落
有我想要与你的细水流长
有我爱的你的模样。

羡风晚吟:

送给君年 @月亮的光是借来的 的长评,文笔很差......希望君年太太不要嫌弃我1551,以及不好意思拖了这么久......


我很喜欢食花录中双杰间细水长流的感觉,不同于干柴遇烈火般的爱情,他们是许诺一生的陪伴与爱恋。
生活平淡,可若身旁有你,便足够精彩。


食花录中,有一幕,有一句话,给了我很深刻的印象。


他看着他摘玉簪花的模样,仿佛时间都为这一幕静止。
于是他开口:
“我想为你建一座花园。”


因为
我想看着你,
想把这一瞬永远留住,
想要岁月为我们停伫。


所以我想建一座花园,把我们的美好都锁住。


我等,
等清晨的花开了又败,
等晌午的花渐渐萎蔫,
我不愿意采撷。


终于,
我在黄昏等来了你。
你不似清晨的花那般,怀抱晨露,待人垂怜。
你是我心头的玉簪花,澄澈而脱俗,
所以我倾心于你。


他们之间仿佛有着一汪清泉,
泉水中是婉转动人的爱恋,
随时间的长河一同静静流淌。


为他轻吮去指尖伤口处的鲜血,
静静地看着他认真的样子,
笑着夸他做的饭好吃,
谈笑间,岁月静好。


而他极少直白地表达自己的情感,
他只会将情绪都浓缩,
浓缩到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微微勾起的唇角。
为他采花,为他精挑细选,为他下厨......诸如此类,
只是想看到他笑。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而他们之间早已许下一生。

【故人未曾远长评】

致江姑娘@理综不上两百不改名

之前因为已经在下面评论过了 也不好意思再来一次,便以这样的形式开始吧。

这篇文章给我的最深刻的印象是那句“我的小宗主”哪怕是第三次第四次重温到这句话,都会忍不住泪目。这句给我的感觉有欣慰、激动以及喜极而泣。

我脑子里只有一句话:

魏婴找到江澄了。

我也不止一次想过,献舍而来的魏无羡还是当初那个见狗就大喊江澄、会缠着江澄“师妹师妹”地叫个不停、玄发赤带鲜衣怒马的魏婴吗?

也许有人会说“原著就是这么安排的”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在我的印象里,魏哥是撩小姑娘撩到手软的直男,是见到小奶狗也会大叫着“澄澄”扑到江澄身后害怕的见狗怂。他也是做事不考虑后果,只凭着自己的大英雄主义、害的江家家破人亡的“凶手”,我知道这有点夸大事实,但这毕竟是事实不是吗?

可是献舍归来的魏无羡,讥笑金凌“有娘生没娘养”,入祠堂打伤江宗主,甚至在灵位面前卿卿我我还让宗主离开。献舍回来后的魏无羡当真让人失望。

不过还好,故人未曾远里的魏婴“为了护你,我从神坛跌落也没关系,只因为你是江澄,我要护着的江澄,那个骄傲不服输的江澄。”

我所做的一切并非同情,不是施舍,无关怜悯。

是因为你是江澄,也只因为你是江澄。


“忘川河岸都秃了那里”就挺心酸的,因为魏婴看着被他护在心尖上的人儿被如此欺辱,他不难过吗?

他难过,但是那份无法保护江澄的愧疚与悔恨也许更大于难过。他也许日日夜夜在忘川河岸注意着江澄的一举一动,将江澄受的苦受的难一笔一笔记在心里。

江澄,等我。

忘川河岸虽然秃了,但我想二人内心的空白即将填满了。

最后他们终于圆了云梦双杰的梦想。

魏婴也实现了“将来你做家主,我做你的下属,一辈子扶持你,永远不背叛你,不背叛江家”的誓言。

“因为有你,不畏风雨。”

因为我知道你会与我一并登程,无论前方繁花似锦亦或是荆棘丛生,我都会勇往直前绝不退缩。

什么大英雄、救世主我通通都不要,现如今我只想做你的下属跟在你身后,从朝阳到月明,从春柳到冬雪,从烈日炎炎的校场上走过,在白雪皑皑的庭院中赏花。折一枝梅别在你发髻旁,采一束茉莉插入你桌案上的瓷瓶任其芬芳。


我曾错过你十四年,余下的岁月,请许我沾心上的水泽写一帧书信给你,看荷塘里的月色在为谁书写着情思。

余生还长,请多多指教。

【生贺】愿你如明星

  清晨温暖的光穿过木雕花窗投在桌前,圆桌的阴影在地板上印上半朵小花。桌上雕花瓷瓶内娇小含羞的栀子花静静开放,幽香缠着徐徐清风钩织着床上人的美梦。
  
  东方纤云从裹成一团的被子里探出头来,闭着眼睛两手在床上一阵摸索。双眸半睁半掩,眼前的桌椅板凳虚虚晃晃,竟像是还在梦里。
  
  
  东方纤云揉揉惺忪的双眼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推开木窗,含苞的茉莉在窗边轻盈地绽放着素雅飘逸的风姿。翠绿的叶,洁白的花,清灵的骨,如此清雅之花,竟只需搁于窗台,或置于室内,便可如期绽放,芳香宜人。
  
  东方纤云托腮逗弄着花瓣上的滴滴露珠,折着太阳的光,显得露珠竟也绚丽多彩。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雨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脑中萦绕着这首词,在众人看来平日总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大师兄——想家了。
  
  “大师兄!生辰快乐!”思绪被三师妹的祝福打断,一碗香气四溢的热粥捧到了东方纤云眼前。
  
  “大师兄平日里都会给我们过生日,今日是大师兄的生辰,祝大师兄以后都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叶昭昭将手里一捧新鲜的茉莉隔着窗子举到呆愣的东方纤云面前,单纯的笑容让人心里涌起一股暖流。
  
  “谢、谢谢!”东方纤云坐在桌边,端着热气腾腾的甜粥,嗅着茉莉的幽香,连思家之绪都抛置脑后了。
  
  
  
  
  
  
  
  
  
  
  
  
  
  午日的骄阳正烈,打得花朵蔫蔫地垂着,扒在树干上的蝉“滋儿哇滋儿哇”地叫个不停,像是在控诉天气的炎热。偶有几只鸟扑棱着翅膀来回飞旋。东方纤云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丝毫未感受到来人的迹象。
  
  “小云哥哥,生日快乐。”
  
  “美人后辈,生日快乐。”
  
  忽的两声祝福将东方纤云原本晕乎乎的脑子炸醒。
  
  一副陈年字画,一把紫砂壶,一块老玉,一本古书。东方纤云从龚常胜与东方芜穹二人手中将礼物一一接过道谢。
  
  “人间草木,集天地灵气。万物神韵,方有一花一叶的纯粹、洁净。茶之珍贵,非世间金钱所能交换。愿这香茗,可为你洗去烦恼,?过滤杂念,予你澄澈、宁静。”龚常胜温和地笑着将大师兄讲与自己听的话原原本本祝福给东方纤云。
  
  “这样的话,倒不如一同饮了这予人宁静之茶。”

  东方纤云咧着嘴笑,大大方方上前搂着俩人肩邀请他们一起坐下吃凉糕、饮冰茶。
  
  
  
  
  
  
  
  
  
  
  
  
  
  
  夜晚,几颗明星点缀天空。清光溶溶,浸透大地。茉莉花叶、栀子花叶浴着月光,闪着碧青的光亮。竹叶在月下沙沙作响,草中虫唱,月光从脚尖散开。
  
  月光如流水,如雨滴,如人语。
  
  一轮山月,照映如画。
  
  东方纤云与印飞星坐在湖心小亭,两樽酒杯,一樽为清茶,一樽为浓酒。
  
  樽中酒为坛中酒,坛中酒为泥下酒,泥下酒为陈年酒。
  
  “师弟不胜酒力,便以茶代酒还望大师兄见谅。”印飞星端起面前清茶站起身来,对着面前自己的大师兄祝愿道,“愿大师兄此生清澈明亮,张扬肆意;前途坦荡,无所畏惧。”
  
  “生日快乐,大师兄。”
  
  印飞星的红眸弯起,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连眸里都是笑意。
  
  满天的烟花是他送给东方纤云这个生辰的最后一份寿礼。七彩的烟火在空中绽放,连暗夜都明亮如白日。烟火之彩、丛中虫鸣、众人欢颜,一并构成东方纤云眼中明丽的景色。
  

  “东方纤云/大师兄/小云哥哥/美人后辈,生日快乐!”
  
  东方纤云想,这,便是我的家。
  
  
   

                 愿你如明星,璀璨而明亮。

              7.31,我们的大师兄,生日快乐。

(终于赶上末班车了)
                        

真的是很生气【抱歉占tag】

        尤其是对于太太退圈这件事,说什么不是真的爱江澄。
        有时候爱不爱是一句话就能说明的吗?
        太太是走是留完全是自己的自由,当初看太太的文还喜欢的不得了,怎么现在人家走了就要去黑她们了?
         真的就是 忘恩负义

(σ;*Д*)σ死刑!:

作为一个澄粉,这两天在lof上看到的东西是很让人心痛的。


且不说到底江澄这个角色到底是不是借鉴来的。(反正就墨香女士那信誉,我相信。)


最令人心寒的,是人心。


https://m.weibo.cn/5241531932/4265452735062367


这个反盘相信大家都有所耳闻,


还是,先不说它里面的内容。


有一句话是真的让人心寒。



那句话红线标注的话,真的令人寒心。


那些脱粉的太太,很多人我都是非常喜欢的。


就比如说是云太。


那些脱粉的太太,都是很认真的去看过一遍《浩然剑》了,


他们最后脱粉,就是认为江澄这个人物,的的确确就是有借鉴的地方,


但他们能说不爱江澄吗?能说理解江澄不到位吗?能说他们把江澄理解成那个图上所说的人吗?


如果是真的这么理解的,那我们这些粉丝为什么就会关注这个太太,喜欢这个太太,


不就是因为我们喜欢他们笔下的人物,喜欢他们写出的那个傲骨铮铮的江澄吗?


那些说那些脱粉的太太都不像留下的人一样那么喜欢江澄的人,


恕在下直言,


脑子都被狗吃了。


看太太的文的时候整天赞美太太写得好,写出了真正的江澄。


等那些太太走了之后就在他们身后诋毁?


我也有认识一个脱粉的姑娘,


也算是一个太太,


她这两天的痛苦与挣扎我都是看在眼里的。


她放不下,舍不得江澄,却仍然想要坚守着她的底线,她不想扩大这种疑似借鉴来的人物的影响力。


最后还是退了圈,但是她心底仍然爱着他。


她看过《浩然剑》她可以做出自己的判断。


为什么江澄这件事情一出那么多太澄粉都退了坑?


很多澄粉,还留在魔道的唯一理由,就是江澄,


也是因为融梗而失去了对其他的爱,


我们只有他。


但是现在唯一的他都被几乎被证实借鉴【这个我建议还是自己去看一遍浩然剑再做判断,反正我真的是发现了······】


我们什么都没有了。


写魔道的文是真的很纯粹的为爱发电,


太太写出那么好的文给我们看,我们一分钱没花,


这算是白嫖,


但是你吃了他们的文,还翻脸不认人转身开始骂这些太太就让人忍不了了。


太太在的时候啥都不说,不在了就在他们身后瞎逼逼。


这种人,说大了,就算是,
忘恩负义。
真恶心。


对了还有


关于https://m.weibo.cn/5241531932/4265607132340815


你们做的那个辟谣,我的天,你们究竟有没有好好看那个太太说的话


“呃呃呃……我看到了他的智障言论,p1是我自己做的,我这么跟你说吧,原文我放在了p2p3除了关键词之外我一个字也没有改,并且我说过了把玄武换成金光善只是为了方便带入,我们讨论的又不是金光善和玄武之间的关系,我也说了这两个人没什么共同点,我带入金光善也只是我因为没有人可带了,所以你看着江澄这么对金光善说话有违和感我也没办法,并且我着重讨论的是两者之间性格的相像而不是经历,望周知”


太太原话。


做个辟谣,关注点完全没有在最应该关注的东西上面。


我想说,


你这个辟谣还不如不做呢。

我曾爱他一身铮铮铁骨不肯折腰,

可如今我却只能承认他并不清白。

送给这位大可爱的文 @炼狱__顾芷若
她超好呜呜呜呜

好尴尬,其实是车
新手上路瑟瑟发抖
不信勿喷,有问题请提出来我会改的

好尴尬……
我的50fo点文只写完了两篇……
怎么办怎么办慌的一批

【穹大】我可以在你家睡觉吗?

    这个好久以前在网上看到的。
    求不嫌弃。


正文。



         “呼——总算做完了。”东方纤云坐在桌前伸了个大懒腰,单手托腮盯着窗外看。下午的阳光正烈,打得花朵蔫蔫地垂着,扒在树干上的蝉“知了知了”地叫个不停,像是在控诉天气的炎热。偶有几只鸟扑棱着翅膀来回飞旋。院里树荫下趴着各种姿态各异的猫和犬。

        其中一只大金毛引起了东方纤云的注意,那只大金毛脖子上挂了一个牌子,上面还写着字。黄灿灿的毛发配上张的大大似是在微笑的嘴。

        很好,戳中了他的萌点。

        “嘿,过来。”东方纤云推开门,蹲在台阶上冲金毛拍拍手。金毛尾巴欢快地甩起来,开开心心地冲到东方纤云面前,湿答答的舌头一遍又一遍地舔东方纤云的手掌,把东方纤云痒得直咯咯笑个不停。他一边笑一边托起那张牌子,看清了上面的字:

         “您好,我叫贝贝,我是六只三个月大的小狗崽的父亲,我实在是太累了,家里又没有我能睡的地方,如果我在你的门口睡着了,可以不要驱赶我吗?”

        东方纤云揉了一把金毛毛乎乎的脑袋,将它领进了家门。
















        一连几天,贝贝都是在东方纤云家睡的,一到一点半就准时出现在门口,四点半到五点左右就会离开。准时到东方纤云都不得不赞叹这只金毛的智商太高了。

        东方纤云习惯性地看看表,到差不多一点半了就会到门口等着贝贝的到来,但今天都一点四十了贝贝还没来。

        “汪!”一声犬吠从门口传来,东方纤云赶忙打开门,除了贝贝,还有一位绿颜色头发的男子。那位男子绅士地鞠了一躬,带着歉意笑道:“您好,我是贝贝的主人,非常感谢您这段时间以来对贝贝的照顾。恕在下有个不情之请,小崽子们实在太闹了,请问我可以在您家补一下觉吗?”

        真好看。东方纤云如是想。

        然后就稀里糊涂地放他进了门。
















        从此以后,除了贝贝,东方芜穹也会一起来东方纤云家补觉,这种情况持续了两三个月。

        这天东方纤云习惯性地为贝贝准备好牛奶和火腿肠,打开门却只看见东方芜穹一个人,东方纤云探头望望东方芜穹身后,空无一狗。

        “怎么只有你?”东方纤云放下手中的牛奶,从冰箱里拿了一瓶矿泉水丢给东方芜穹。东方芜穹接住水顺势将自己摔进沙发,捂住心口哀叫,“在下在美人儿心里还比不上一只金毛吗?”

        深谙东方芜穹套路的东方纤云倚着门框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有自知之明就好。”

        “美人儿,你哪儿都好,”东方芜穹站起身来,慢慢逼近东方纤云,“就是有个缺点。”

        温热的气息喷在东方纤云耳畔,激得他双腿一软,借着门框堪堪稳住身子,结结巴巴地问,“缺、缺什么?”

        感受到对方的动作,东方芜穹轻轻笑起来,鎏金色眼眸中水波潋滟,盯着人泛红的耳尖,丹唇轻启,“缺我。”
















         “所以,我可以在你家睡觉吗?”

         “……”

         “不,应该说——我可以和你一起睡觉吗?”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