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的光是借来的

这儿圈名 君年/陆玖,陆槐疏

写戏不好看

吃的cp包括:all二/羡澄/湛澄/杰裘
等等

如果我吃的cp是您的雷点,请不要来ky我

各位天使/太太愿意来扩我吗?

QQ:178327309

送给这位大可爱的文 @炼狱__顾芷若
她超好呜呜呜呜

好尴尬,其实是车
新手上路瑟瑟发抖
不信勿喷,有问题请提出来我会改的

好尴尬……
我的50fo点文只写完了两篇……
怎么办怎么办慌的一批

【穹大】我可以在你家睡觉吗?

    这个好久以前在网上看到的。
    求不嫌弃。


正文。



         “呼——总算做完了。”东方纤云坐在桌前伸了个大懒腰,单手托腮盯着窗外看。下午的阳光正烈,打得花朵蔫蔫地垂着,扒在树干上的蝉“知了知了”地叫个不停,像是在控诉天气的炎热。偶有几只鸟扑棱着翅膀来回飞旋。院里树荫下趴着各种姿态各异的猫和犬。

        其中一只大金毛引起了东方纤云的注意,那只大金毛脖子上挂了一个牌子,上面还写着字。黄灿灿的毛发配上张的大大似是在微笑的嘴。

        很好,戳中了他的萌点。

        “嘿,过来。”东方纤云推开门,蹲在台阶上冲金毛拍拍手。金毛尾巴欢快地甩起来,开开心心地冲到东方纤云面前,湿答答的舌头一遍又一遍地舔东方纤云的手掌,把东方纤云痒得直咯咯笑个不停。他一边笑一边托起那张牌子,看清了上面的字:

         “您好,我叫贝贝,我是六只三个月大的小狗崽的父亲,我实在是太累了,家里又没有我能睡的地方,如果我在你的门口睡着了,可以不要驱赶我吗?”

        东方纤云揉了一把金毛毛乎乎的脑袋,将它领进了家门。
















        一连几天,贝贝都是在东方纤云家睡的,一到一点半就准时出现在门口,四点半到五点左右就会离开。准时到东方纤云都不得不赞叹这只金毛的智商太高了。

        东方纤云习惯性地看看表,到差不多一点半了就会到门口等着贝贝的到来,但今天都一点四十了贝贝还没来。

        “汪!”一声犬吠从门口传来,东方纤云赶忙打开门,除了贝贝,还有一位绿颜色头发的男子。那位男子绅士地鞠了一躬,带着歉意笑道:“您好,我是贝贝的主人,非常感谢您这段时间以来对贝贝的照顾。恕在下有个不情之请,小崽子们实在太闹了,请问我可以在您家补一下觉吗?”

        真好看。东方纤云如是想。

        然后就稀里糊涂地放他进了门。
















        从此以后,除了贝贝,东方芜穹也会一起来东方纤云家补觉,这种情况持续了两三个月。

        这天东方纤云习惯性地为贝贝准备好牛奶和火腿肠,打开门却只看见东方芜穹一个人,东方纤云探头望望东方芜穹身后,空无一狗。

        “怎么只有你?”东方纤云放下手中的牛奶,从冰箱里拿了一瓶矿泉水丢给东方芜穹。东方芜穹接住水顺势将自己摔进沙发,捂住心口哀叫,“在下在美人儿心里还比不上一只金毛吗?”

        深谙东方芜穹套路的东方纤云倚着门框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有自知之明就好。”

        “美人儿,你哪儿都好,”东方芜穹站起身来,慢慢逼近东方纤云,“就是有个缺点。”

        温热的气息喷在东方纤云耳畔,激得他双腿一软,借着门框堪堪稳住身子,结结巴巴地问,“缺、缺什么?”

        感受到对方的动作,东方芜穹轻轻笑起来,鎏金色眼眸中水波潋滟,盯着人泛红的耳尖,丹唇轻启,“缺我。”
















         “所以,我可以在你家睡觉吗?”

         “……”

         “不,应该说——我可以和你一起睡觉吗?”

         “滚。”






【羡澄】食花录②

玫瑰花酱+米凉虾

        玫瑰,花瓣捣成膏……加白糖再研极匀,瓷器收贮,任用最香甜,亦可印作饼。
    
                               ——明·王象晋《群芳谱》

        薄云半掩明月,几缕微弱的光投在大地上,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几只蝉扒在树干上“知了知了”地叫个不停,田间的蟋蟀练习着迎接晨曦的乐曲。盛着花香的清风扑面而来,像盛夏清冽的泉水沁人心脾,好不惬意。

        江澄站在花丛间,伸出手将一朵朵沾着露水的玫瑰花择下,一不小心几根小刺在江澄手指上,魏婴一惊,猛地冲上去将人的手指含进嘴里小心吮吮。江澄脸一红,一手握拳锤了魏婴肩膀一下。

        魏婴极爱在江澄制作糕点时待在一旁看,倒也不是他急着想要尝到第一口,只是他喜欢看江澄将手伸入盛满花瓣的水中清洗,喜欢看江澄认真择下花蒂花蕊的姿态,喜欢看江澄把做好的美食端上餐桌时眉眼间透露出来的笑意,喜欢看江澄在被夸奖后悄悄弯起的嘴角。










        江澄将紫红色与白色的玫瑰混合,去除掉花蕊,将玫瑰花水浸后反复研磨,直到花瓣泥变成颗粒极细而且均匀的软膏状。再往里面放上切碎的花生仁,放入磁器里收贮好。

        香甜的玫瑰花酱就做好了。

        接下来是米凉虾了。

        他用小称称量好500克大米,淘洗干净,用水浸泡一柱香的时间,然后磨成米浆入盆。往锅内注入清水,旺火烧开,将米浆徐徐淋入锅中,边淋边用勺搅动,候煮熟,注入清石灰水,改用微火煮至糊状。取盆注入冷水,将米糊趁热放入漏勺,进冷水即成。

         “魏婴,去把红糖给我熬了。”魏婴正看江澄看的入迷,冷不防地听见人叫自己,迅速跑上前去笑吟吟地应下任务,转身屁颠屁颠地熬红糖水去了。

        凉凉的米凉虾加上甜甜的糖水和香香的玫瑰酱,当真是夏季的解暑神器。魏婴一边感叹一边舀起一勺米凉虾递到江澄嘴边。江澄撇撇嘴,

         “吃你自己的去。”

         “自己吃哪有跟美人一起吃……哎哎哎!我错了别动手!别打脸!……嗷!”









         至于魏婴脸上顶着一个巴掌印喂江澄吃米凉虾就是后事了。

tbc

其实这些做法百度上就有,但是没办法我不会做呀所以用了百度,请别打我

不要脸继续想要评论

希望你们会喜欢,拖了那么久很抱歉啦
         

羡澄非友情向同人曲《老子名叫魏无羡》人员招募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晴空箬苡:

请大家支持!
趁着暑假搞发大的。

旧梦空城。:

原曲:One Direction《What Makes You Beautiful》


策划:绵绵 @弹棉花的小姑娘
填词:星辰 @星辰
翻唱:粽子 @晴空箬苡
江澄念白:绵绵
魏无羡念白:粽子
画手:暂无
PV制作:暂无
修音师:暂无


目前缺少画手,PV制作和修音师,所以招募这三个方面的人员


该同人曲制作为无偿!无偿!无偿!
纯属为爱发电,请谨慎考虑


翻唱和念白均为女声


有意向者可联系 @月亮的光是借来的
qq:178327309


建议用qq联系,lof的私信实在是不太方便


占tag抱歉


以上。


【羡澄】狂徒(二)

      
过渡章过渡章(理不直气也壮)
      

正文。

        自从王大人那一场走尸惨案发生后,整个云梦人心惶惶,百姓家家户户一到戌时便熄灯灭烛,门窗禁闭,整个小镇毫无生气可言。原本灯火通明、举世繁华的小镇只能存在于过去了。

        江家作为云梦的望族,江枫眠与虞夫人二人自然是有责任查明这件事的。这夜江家主与虞夫人出门巡查线索,江澄一个人抱着一只芒果在花园的台阶上啃的满嘴都是芒果汁,甜甜的汁液滴落在紫色的长袍上,留下鲜黄色的印子。

        清冷的月光笼罩在庭院里,江澄抱着啃了一半还滴着汁的芒果坐在台阶上,一边用沾满了芒果汁的糯米牙啃芒果,一边弯着腰数地上忙碌的蚂蚁。

         “汪!”一声犬吠引起了江澄的注意。他将最后一口芒果塞进嘴里,两只黏糊糊的小手抹了一把嘴,就着沾满果汁的衣袍擦干净,朝角落里一棵窸窸窣窣的老树走去。
         “嗷呜~”

        江澄满心欢喜地接住一只突然窜出的黑白相间的小奶狗,捏住它肉乎乎的小软爪揉个不停。小狗伸出粉嫩的舌头去舔江澄手上甜甜的芒果汁,把江澄痒得直咯咯笑起来。

        魏婴小心翼翼地从枝丫间探出头,见人正蹲在地上跟小狗玩得不亦乐乎,也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江澄。”












         “你会吹曲吗,大哥哥?”江澄缩在一边盯着魏婴娴熟地转着笛子,杏眼里满是崇拜。

         魏婴冲人笑笑,将笛子置于唇边,悠扬绵长的笛声响起,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笛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响亮,随着微风传入耳内,诉说着思念之意,呼唤着情牵之人。

         “真好听!”笛声远去,江澄拍手惊叹,杏眼睁得大大的,映着月光和老树,盛着清风和魏婴。
  




tbc

港真,我还准备往下写来着但是我晓不得该怎么写了

别打脸

来吧各位可以自行脑补下面(不)

继续想要评论,你们的评论是我的动力啊!

【羡澄】狂徒(一)

      bgm推荐:狂徒

     我还不会搞链接请见谅

     这一章跟标题没什么关系

正文。

        

        江澄第一次遇见魏婴是他十岁那年在吏部尚书王大人为爱女庆生的宴席上。

        乌云笼罩,狂风四起,屋檐上火红的灯笼在风中东摇西晃,烛火闪烁,朱红色大门上的门环砸在门上“咣咣”作响。刚刚还觥筹交错的人们慌忙往厅堂里涌去。

        枯败的落叶被风卷起,狂风呼过,一位戴着银白色面具的黑衣人出现在庭院里。红色发带缠绕在黑丝间,指间转着一根浑身漆红的笛子。

        幽怨婉转的笛声响起,一双双散发着恶臭的腐烂的手从脚下破土而出。人们发出惊呼声,继而四处逃窜。一霎间刀光四起,刀剑出鞘声、长剑刺入皮肉的“噗呲”声不绝于耳。

        江澄在人群中与父母姐姐走失,只得胡乱躲藏,身上脸上溅满了血。水灵灵的杏眼惊慌地四处张望,正巧与那人视线相对。只见那人脚尖一点,直冲江澄而来,忽的江澄身子一轻,被那人拦腰抱起。

        “小孩子不要看。”是一道清冽的少年音。

        将江澄放在屋檐上,那少年执起笛子控制走尸有次序地向一处攻去——王大人。

         “啊——”走尸一拥而上,王大人瞬间从一大活人化为一堆白骨。

         “在下只要这人的性命,若是刚才有冒犯之处还望各位海涵。”少年冲底下人拱拱手,俯身在江澄耳边轻念他的名字,“江澄。”

         少年转身跃下屋檐,消失在夜幕中。

         江澄惊讶地盯着少年离去的方向,直到被江枫眠抱下才回过神来:“怎么样阿澄?你有没有怎么样?”

         江澄摇摇头,将头埋进父亲怀里。

         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









        飒飒作响的树林里,少年取下面具,一双桃花眼里水波潋滟。

        江澄,找到你了。

tbc

说真的,这篇文bug太多了

拆官配系列我拒绝ky

有意见请提给我我会改正的。

不要脸的说我想要评论

【羡澄】食花录①

油煎玉簪花
         



       {瑶池仙子宴流霞,醉里遗簪幻作花。}


        几道暮光自西方抛来,像蚕丝捻的绳,钩着缥缈的雾脚。茶树下的落花端端正正地坐着,花托朝上,露出绿蒂。风从树上穿过,花瓣颤摇。

        江澄将一朵朵将开未开的玉簪花摘下放入身后魏婴挎着的篮子里。

         黄昏金色的光打在江澄身上,看起来他的眉眼温和了许多,修长的指节掐起一朵白色的花,在薄雾里若隐若现。不远处的茶树也在光里被镀上了一层金。有些泛黄的围墙安然耸立,墙头还立着几片碧绿的叶子,在风中晃来晃去。

         这个场景一直印在魏婴光阴深处,不曾淡去。

         “我想为你建一座花园。”魏婴盯着江澄看得出神,冷不防地冒出这么一句。

         风从江澄耳边拂过,也吹散了魏婴的话语。

         江澄回头问道:“你说什么?”

          “我啊,”魏婴笑着,“我在想你怎么这么好看。”












         “玉簪花的来历有首诗:‘王母娘娘瑶池会,众位仙女喝酒醉,头发簪子掉人间,落地生花叫玉簪。’说这玉簪花是天上仙女的头发簪子落下人间化成的。”

        江澄一边跟魏婴说着玉簪花的来历,一边将他刚刚才采摘下来的玉簪花剖开用清水洗净,去除带有苦涩味的花蕊,然后丢入锅中焯一遍水,沥干。裹上一层薄薄的面糊,面糊中还加些核桃碎屑用芝麻油煎炸。

         裹了面糊的玉簪花在锅里发出“滋啦滋啦”的响声,很快,玉簪花的清香伴着火腿碎的鲜香从锅里飘出,直引得人垂涎三尺。

        玉簪花一定要选取新鲜的,稍萎蔫些的就带有一些生涩辛辣味。采摘鲜嫩玉簪花,不能在清晨,而是要在黄昏。清晨是开败的残花,黄昏才是将开未开的样子。裹面糊炸出来的玉簪花,成品依然能保持玲珑的簪子形态,花的清香也会保留下来——若有似无,又不至于喧宾夺主。吃时搭配热油中翻炒过的豆腐碎和火腿碎,不放调料,全靠火腿的鲜味与玉簪花的清香调味。

         魏婴挑起一个热乎乎的玉簪花放入口中,酥脆的面壳在嘴里嚓嚓碎裂,仿佛咬破了精心调制的香囊。
        
         










tbc



即便这么短小我也卡了三四天才写出来。
各位看官就将就看看吧
见谅见谅。

【穹二】你一定很想我

    小甜饼
    ooc算我的
   不够甜你找我我重写!


——————正文——————



         东方芜穹到家的时候已经夜深了,他小心翼翼地将钥匙插进锁孔,连带扭钥匙开门足足用了一分钟,不为别的,只是怕惊扰了他的小猫。

         当他打开门时,玄关处亮着的橘黄色的灯光为这个夜晚增添了几丝暖意。他换上拖鞋,从兜里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关上灯,蹑手蹑脚地向卧室走去。

          “咳咳……”一声突如其来的咳嗽声在寂静的屋子里显得格外响亮,东方芜穹一惊,扭头便看见印飞星趴在餐桌上睡得正熟。

        月亮泻在印飞星身上,他银白色的头发与月光融为一体,整个人就像是圣光里的天使。棕榈在月下沙沙作响,草中虫唱。夜露瀼瀼,竹丛旁边频频传来鸟鸣,想必月光皎洁,照得它们无法安眠吧。

         餐桌上的饭菜一口都没动,东方芜穹不禁失笑,他走过去将外套脱下小心翼翼地盖在印飞星身上,弯腰在他耳边低声唤他,换来了几声哼哼唧唧。

          “唔…你回来了?”印飞星揉揉惺忪的双眼,转身将自己埋进东方芜穹怀里。东方芜穹揉着印飞星柔软的头发,眼睛环视了桌子一圈,捧起印飞星的脸吧唧了几口,才柔声道:“印公子陪小的吃两口再去睡?”

         “嘁,准奏。”印飞星瞌睡醒的差不多了,嗤笑一声回了东方芜穹一个毫无杀伤力甚至还有点撒娇意味的眼刀。
          







         二人躺在床上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四十五了,印飞星缩在东方芜穹怀里睡得懵懵懂懂忽然冒出一句:

          “你今天不是要通宵加班吗?”

          “是要加班。”

         东方芜穹拄着手肘盯着印飞星乖巧的睡颜,只有在这个时候印飞星才会放下白天的傲气和不羁。他看着印飞星眯着双眼软绵绵的样子,心里一喜,在印飞星额头上啄了一口,接着说,

         “但我想今天你一整天都没怎么看见我,你一定很想我。”

        印飞星耳尖一红,作势就要爬起来打东方芜穹几个拳头,但最终却也只是在人脸上轻轻亲了一下,立马钻进被窝装作睡熟了的样子。

         “小美人儿,再来几下呗一下不够啊……”

         “闭嘴!”被子里传来闷闷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恼羞成怒了,“不睡就滚下去!”
       







        等到东方芜穹的呼吸均匀下来,印飞星悄悄从被子里探出头来,确定他睡着后,低语道:

         “晚安。”

         想了想,又添上一句:

          “我今天确实很想你。”

         

记小可爱们的点梗脑洞

各位小可爱点的梗我都记下来了,占tag很抱歉了。

湛澄:      论“情敌”变老婆的可能性

                 蓝湛醉酒上了受伤的江澄,江澄醒来后变傻,蓝湛不得不养这个他痛恨的傻儿子
              

羡澄:    青梅竹马在你最崩溃的时候失踪五年 然后突然出现在你床上,开口第一句话“我们结婚吧!”

                 转世魏婴遇到三毒圣手

                 江澄天生仙骨没有情感。蓝湛喜欢魏婴,但魏婴只喜欢江澄,魏婴在一步步相处中教会了江澄何为人,何为人的情感。后来江澄了解知道后大彻大悟彻底飞升了,魏婴为了江澄拼命修炼,只为了与江澄再次相见。

大二:    现代捉鬼公司设定,甩手掌柜大师兄,辛苦操劳印飞星,已经确认了关系的吵吵闹闹偶尔秀秀恩爱的捉鬼小日常

穹二:    日常小甜饼

龚二:    双向暗恋疯狂吃醋,都以为对方喜欢的是大师兄,等飞星终于病娇了时,没想到先疯的是常胜,相爱互虐相杀最后病一块去了,表面还是玄铭宗单纯可爱的入门弟子和逍遥门毒舌二师弟那样








然后我要高考了所以写的会慢一些,可能会先写简单的。希望点梗的小可爱们见谅。
等我写完了以后就会删掉的,希望各位见谅。
抱歉抱歉,再次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