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的光是借来的

这儿圈名 君年/陆玖,陆槐疏

是个拖更的大一狗

打算继续留在圈里,不愿意看我的可以取关

写戏不好看

吃的cp包括:all二/羡澄/湛澄/杰裘
等等

如果我吃的cp是您的雷点,请不要来ky我

各位天使/太太愿意来扩我吗?

QQ:178327309

我是小宝贝!
虽然远隔千里,但距离也无法割据我们的情谊!

观山海:

虽然远隔千里,但是只要一想到你,心里就会觉得暖乎乎的。

你是寒夜里的小小星星吧。

对于校园暴力的一点感想

  今天跟几位朋友聊天聊到了校园暴力这个问题,也由此我了解到了她们曾遭受过的校园暴力。

  

        这个问题其实挺沉重的,无论是班级里的孤立,还是宿舍的排挤;是对对方的打打骂骂,或是冷眼相待,都会给被施暴者带来难以言喻的痛苦。

  

  我们都是第一次以学生的身份踏入校园,每个人都是父母的宝贝,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小朋友。因此对于处理同学之间的关系我们可能把握不好分寸,我们会疑惑:“凭什么我要让着她/他?”在这种心理的驱使下,我们可能会以自己为中心而忽视他人的感受。

  

  而隔阂也就开始了。

  

  渐渐的,班级里开始分化成两拨人。

  可怕的是一边有一群人,而另一边只有一个人。

  

  我一直都觉得,友情是一个很美好的词。它引导我们积极乐观,走出困境迷茫;它帮助我们变得更加优秀,让我们成长。

  

  但是如今,这种印象却轰然倒塌。

  

  

  

  

  

  

  

  

  

  

  我没有遭受过校园暴力,我无法用文字描述出被施暴者的痛苦绝望。

  

  也许他们曾在一个个夜晚仰望明星却发觉天空黯淡无光

  

  也许他们曾站在阳台低头思量如何摆脱这看不见一丝光亮的生活。

  

  也许他们曾将自己蒙在被子里低声哭泣,滴滴泪珠砸在被单枕套上晕出一圈圈水渍,凉的却是那颗跳动的心。

  

  又或许他们也曾寻求援助,最终却一无所获。

  

  

  

  

  

  

  

  

  他们也曾热爱生活,向往阳光。

  

  他们也曾嗅一株花香,栽一丛竹篙。

  

  他们也曾笑语晏晏,与身旁人并肩。

  

  他们也曾伸出双手,却泪雨凝噎。

  

  最终,他们绝望了。

  

  在某个灯火通明的夜晚,也许月亮还悬挂在空中,皎白月光笼罩着黑夜,安静得只听得见蛐蛐在草间窜动的声音。

  

  小刀划过,鲜血伴着解脱的快意喷溅而出。

  

  身体前倾,灵魂终于挣脱了伤痕累累的躯体获得自由。

  

  留下的,只有一片尖叫和痛哭。

  

  

  


  

  

  

  

  没有人是凶手。

  

  但每一个人都是凶手。

  

  

  

  


  

  

  

  我很难过,当我听闻了那两位朋友的经历。我不明白为什么本应该给我们带来快乐带来知识的校园会沦为施暴者的殿堂。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值得尊重的。

  

  一个人的身份性格不应该成为她/他凌驾于他人之上,欺辱他人的理由。

  

  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随意决定他人生命的贵贱,决定他们的生死。

  

  我真心希望这个世界可以善待每一个值得被善待的人。

  

  也希望校园暴力可以得到较好的压制和解决。

  

  世界很美,请你好好爱她。

  

  生命可贵,愿你好好珍惜。

  

  每个人的未来都是值得期待的,希望我们都可以善待自己身边的人。

  

  

  

  

  

  

  

  

  

  如果身边的人被这样对待了,如果可以的话,请陪陪她/他。

  

  告诉她/他:

  

  你没有那么糟糕,请对生活继续怀抱信心,也请继续微笑。爱笑的人运气不会差。

  

  

  

  

  

  

  

  

  

  我也希望每一个遭受过校园暴力或是正在遭受校园暴力的人都可以知道:

  

  请不要对你的人生失去希望。

  

  我们都在你们身边呢。

  

  

  

  

  

  

  

  我想,这样安慰身边人的你,这样聆听他人的你,一定是个很温柔的人吧。

  

  

  


【羡澄】拾尽春花皆是你(上)

  1.

  

  我为两件事来这人间。


  一是感受温柔,二是领略山河,仅此。

  

  

  

  

  

  

  

  

  

  





  


  2.

  

  魏婴捡到了一只精灵,准确来说,是他家里养的那一小盆仙人掌生出了一个小人。那小人身高约15厘米,着一身紫色长袍,一双水灵灵的杏眸正对着魏婴,薄唇微抿,墨色长发松松垮垮地扎着,想必散下来便拖到地了,背后还长着一对淡紫薄翅。二人大眼对小眼默然良久,不约而同开口:

  

  “你是谁?”

  

  “你是谁?”

  

  又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我叫魏婴。”最终还是魏婴败下阵来,他一面一手摊开伸到小人面前,一面介绍自己,“是这个房子的主人。今年26,单身……呸跑题了。你呢?”

  

  小人警惕地看了看魏婴的手掌,再三确认对方没有恶意才轻飘飘地跳下去,细声细气地介绍自己:“我是江澄,是花仙。”

  

  魏婴另一只手戳了戳手中挺背叉腰的小花仙颇有些得意的小脸,看人恼羞成怒的模样笑出了声。


  “那么,请多多关照呀,小花仙。”

  

  

  

  

  

  

  

  

  

  





  

  3.

  

  小花仙正式在魏婴家里住下了。

  

  他的小屋被安置在魏婴卧室里的书桌上,一张长约25厘米的带淡紫色帘子的木头小床,铺了软和和的床垫和淡紫色小花的被子枕头。淡紫帘子是魏婴从自家床帘上的薄纱上剪下来的,削了八根小木棍绑在床头,用剪刀、小铁环和细绳将帘子挂在小木棍上;床、床垫、枕头芯、被单和床单是托聂怀桑从一家专门制作玩具屋的店里买回来的。魏婴再三嘱托聂怀桑床垫和枕头芯一定要软和,被单和床单要一床淡紫小花的,一床浅粉小心心的,搞得聂怀桑怀疑婴单身太久看个芭比娃娃都眉清目秀了。

  

  江澄的衣物是魏婴托了蓝曦臣做的,精心选择的颜色和纯棉布料:一套夏季睡衣,一套冬季睡衣,应了江澄的喜爱做了一套紫色箭袍,一套长袍。魏婴觉得颜色太单调了,又托蓝曦臣分别做了一套夏季浅粉小猫睡衣和冬季白色小兔子睡衣,带有连衣帽子还有小尾巴。

  

  江澄还有专门的餐具,小勺、饭碗、筷子、汤碗等等应有具有。

  

  聂怀桑不禁对魏婴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担忧。

  

  这孩子该不会找不到女朋友就跟过家家过一辈子吧,天妒英才啊!

  

  

  

  

  

 

  

  








  4.


  “吃饭啦!今天是香菇炖鸡和辣炒小白菜,还有饭后甜点芋头糕。”魏婴系着棕色小熊样式的围裙兴冲冲地将香喷喷的饭菜放在餐桌上,用小花仙专属汤勺将鸡汤和切的小小的鸡肉舀在江澄面前的小锅里。一小碟辣炒小白菜端端正正地摆在江澄的小桌子上,还配有一碗热腾腾的白米饭。

  

  江澄坐在他的专属小凳子上往嘴里扒着白米饭,魏婴坐在对面等我大凳子上往嘴里扒米饭。江澄用小勺舀小锅里的鸡汤鸡肉,魏婴用大勺舀大碗里的鸡汤鸡肉。江澄用小筷子夹小白菜,魏婴用大筷子加大白菜。

  

  总之,整个画面看起来非常有默契感。

  

  吃完了午饭,魏婴在厨房洗碗,江澄就坐在魏婴肩膀上倚着他的脖子看着魏婴忙碌。因着身上有个小人,魏婴动作幅度也不敢太大,生怕将这小花仙甩了出去。虽然人家有翅膀,但是万一摔坏了怎么办。

  

  然而也正是因为魏婴平稳的动作,江澄睡着了。魏婴轻轻唤了江澄好几声都没等到回应,魏婴轻笑着叹口气,走到镜子前小心托着江澄将他从肩膀上捧下来放进小床里,还细心地将被角掖好,拉好窗帘。然后自己就坐在桌前,头压在手臂上盯着江澄乖巧的睡颜看,不知不觉也睡了过去。

  

  

  

  

  

  

  

  







  

  5.

  

  魏婴做了一个梦,梦里有自己,有江澄。但是好像又不是这个江澄。梦里的江澄虽然也有一对淡紫翅膀,但是身形又大了不少,跟成年男子一般大小。眉眼锐利,表情严肃甚至有些狰狞,他的衣袍破烂血迹斑斑,翅膀断了一截。他的眸子里泛着水光,两行清泪从他脏兮兮的脸上滑下来,滴落在怀里人的额上。

  

  他怀里的人……是我?

  

  魏婴困惑地看着江澄怀里与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很明显,他已经死了。

     

  魏婴走近二人,他想要问些什么但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他伸出手去触碰却从江澄身体穿过。他感到一阵眩晕。是谁在哭泣?是谁在呐喊?是谁在怒吼“魏婴你醒醒!”?又是谁在安慰“江澄,不哭。”?

  

  魏婴从梦中惊醒,才发觉自己已经大汗淋漓。

  

  江澄坐在床沿很是担心的样子,眉毛拧在一起,见人醒了跳下床跑到他面前仰头问道:“你怎么啦?做噩梦了吗?”

  

  魏婴深呼吸几口气,抬袖擦了擦汗水,一手捏了捏江澄的小脸安慰:“没事。”见人不相信的样子魏婴便半开玩笑将梦境讲了出来,末了加了一句:“嗨呀,梦与现实是相反的,所以阿澄才这么小嘛。再说了我是谁,怎么可能那么狼狈嘛。”

  

  沉迷于梦境里的魏婴,并未发现江澄眸子里暗含的不明情绪。

 

  











  

  

  


  6.

  

  从那天开始,魏婴发现江澄好像开始疏离自己了。江澄不再住在魏婴为他精心制作的小床里,反而是住进那盆小仙人掌里。有时候连吃饭都要魏婴叫好几遍才勉强出来,吃了饭魏婴收拾个桌子的时间又回到仙人掌里。

  

  魏婴觉着奇怪,问了江澄也不说。问的多了那小祖宗又要不耐烦地拧眉了。魏婴暗自叹了口气,趁着一次江澄出来的时候将仙人掌用塑料袋套住阻了江澄回去的路。

  

  “说吧。”魏婴修长的指节敲打着桌子,像是审犯人一样审着面前被自己逼迫坐在凳子上的江澄,“为什么躲着我?”

  

  江澄垂眸抿唇,任是魏婴怎么威逼利诱都不肯说一个字。魏婴拿他没办法了,只当他是因那日的梦境闹脾气,便将人提溜起来放在手掌里细声安慰:“你说说你怎么这么倔呢?有什么事儿都不跟我说。那日就是个梦,怎么,还把你吓到了?梦境就是梦境,跟现实不一样啦……”

  

  “如果,”江澄忽的抬起头来打断了魏婴,眉头微蹙,一双杏眸溢着水光,“如果是真的呢?如果那个梦境是真实存在的呢?”

  

  魏婴一愣,继而大笑着揉了揉人发顶,道:“哎我说阿澄,你怎的还信这些?”

  

  “魏婴!”江澄猛地拔高音量,挥动翅膀从人手中挣脱出来,见人仍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自暴自弃道,“是真的!那梦境是真的!”

  

  “那不是梦境,那是你的前世。”

  

  “你确确实实死在我怀里。”

  

  “杀死你的人——是我啊!”











澄澄生日快乐!

全世界最好的江晚吟!


抱歉时间关系未能写完。以后会补上。

此时间10:00

接下来是11:00 @眷蕴含


【羡澄】狂徒(五)

这章是对魏哥带有记忆的解释,以及有怼人情节wx勿入
其实我对莫玄羽这个人没有什么意见相反我挺喜欢他的,然后这里只是针对wx二人的做法我很不满。如果有玄羽粉请不要代入莫玄羽。
然后我写的不对的地方大家尽管提。

        












         魏婴紧握手中早已折断的彼岸花,双目泛红,眼眶欲裂,胸口大幅度起伏,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闷吼声。他站在忘川河中浑身戾气重得像是要将人吞食殆尽。一身玄衣早已浸湿,发丝黏糊糊地贴在面颊上,手腕上的铁链因着人挣扎的动作拍击在水面上溅起水花,发出刷啦刷啦的声响。

        他多想喊出他藏在心底默念过无数次的名字:

        江澄,江晚吟。

        但他叫不出来,他整个身子向前扑腾,像溺水的求救者,手绝望地向江澄的方向够着。但江澄没有看他,准确的说,江澄面无表情地从他面前经过,溅起的水花打湿了江澄的衣角,江澄眼眸一阖一睁,冷漠地带过了瞧向魏婴的那一眼。

        是啊,他毫不留恋地接过孟婆汤一饮而尽,又怎会记得自己?

        魏婴死死盯着江澄的身影,两行清泪与河水混为一体,分不清是河水还是泪水。

        江澄入了轮回。魏婴双手捂在脸上,放声大笑起来,那笑声尖利刺耳像是乱葬岗上万鬼齐行,又转而放声痛哭,其声哀怨凄婉令人心生寒意。

        待万籁俱寂,再睁眼时已是歇斯底里满眼疯狂。

        江晚吟啊江晚吟!














        魏婴曾在忘川河畔一遍又一遍凝望江澄,看他独自一人用瘦削的身躯扛起云梦江氏的大旗,看他从少年意气到内敛沉稳,看他袖藏陈情十三年终是梦一场。

        “对不起我食言了”听到这句话时魏婴差点掀了整个冥府,一整天都盘腿坐在河畔大骂不止:去他妈的食言了!你又不是老子凭什么说这句话!你是长的比老子高还是长的比老子好看还是比老子懂江晚吟?!放屁!

         魏婴为了早日见到江澄一直忍着脾气没搅了整个冥界飞奔出去,却在看见二人在祠堂打伤江澄时失了控。他如同疯魔了一般搅了忘川河水淹了府邸,漆黑的戾气围绕在他身旁,一双桃花眼红得像是溢了血,一身玄衣破烂不堪,五官狰狞可怖。鬼来杀鬼魔来杀魔,哪怕是佛他也不放在眼里。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见江澄。

        老子要见江晚吟!

        去他的莫玄羽!去他的蓝忘机!去他的金丹!老子剖丹是因为他是江澄!是我的江晚吟!你们凭什么伤他!凭什么!

        魏婴被按在地上的时候不停地嘶吼怒骂着,整个地府都回荡着他愤怒的咒骂声。他半张脸贴在地面上,眼睛死死盯着忘川河中的景象,指甲深深地嵌入肉里,若不是此刻被压制住,他定时要当场去撕了二人给江澄赔罪的。

         自那天起,魏婴便被锁在忘川河里,他嘴角噙着冷笑,眉眼间全是鄙夷,冲着忘川河里卿卿我我令人生厌的二人骂道:“夺我之魂,冒我之名,一过;弃我江澄,口无遮拦,一过;强闯祠堂,不知礼数,一过;不知悔改,伤我晚吟,实属大过!你们二人只待我出去,待我出去,我要你们血债血偿!!!”














        魏婴终于要还清不夜天那三千条人命的血债了,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出现在江澄面前,将他紧紧揉进自己怀里,告诉他:

        我的好阿澄,我回来了,我来赴云梦双杰的约。

        你很好,真的,你一人撑起云梦江氏,独自抚养金凌长大。你强过我千倍万倍。

        我剖丹只是因为你是江澄,是江家的江晚吟,是我放在心尖的宝贝师弟。

        但魏婴没有机会了。他的阿澄没了。











        枷锁跌落在水中,一眼望去早已没了魏婴的身影。














        丛林中刀光剑影笛声哀怨,魏婴一剑将对方捅了个对穿,将其钉在树干上动弹不得。足尖点地翻身后仰指尖勾住笛穗儿将陈情勾入手中,笛声引着走尸向那白衣人围去。

         “你!……魏婴?”蓝忘机表情有些错愕,挑弦的手僵在半空,呆呆地望着面前阴沉着脸身上染着血迹的魔头。一声虚弱的二哥哥拉回了蓝忘机的思绪,他蹙眉抿唇,却又小心翼翼不敢触碰地上魏无羡的伤口,只得盯着面前的魏婴。

        魏婴冷哼一声,懒懒抱拳道:“含光君,别来无恙啊。”斜眼瞥了一下面如金纸的人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冲难舍难分的二人冷嘲热讽:“还是真是一对恩爱道侣啊。只不过我这才捅了他一剑便在这儿鬼哭狼嚎的,也胆敢称自己是夷陵老祖。真是笑话。”言罢也不给人反应的余地,一张符生生在魏无羡左肩打出一条口子,还未等人痛呼出声便没了生气。

        蓝忘机瞪大了眼食指探了探人鼻息,死了。这边魏婴大笑着勾着属于自己的那缕残魂毫不给对方留面子:“呵,景行含光?大梵山四百张缚仙网含光君一剑全毁,还蹬鼻子上脸禁言我外甥?强闯江家祠堂在灵位前大打出手,打伤一宗之主,这可符合蓝家礼数?蓝二公子啊,这么多年了怎的反而如此幼稚可笑?还是说姑苏蓝氏对你太过纵容叫你忘了什么叫雅正?”

         “问灵十三载我魏婴说不感动都是假的,在这儿在下向含光君道谢,感谢含光君这份情谊。你们二人情投意合按道理我当是恭贺二位。可你们、可你们千不该万不该去伤了江澄!害他痛哭害他受伤!

         “这残魂我便带走了。含光君好自为之。”













         “哎你们听说了没有?真正的夷陵老祖回归,取走了冒牌货体内的残魂。”

         “听说了听说了!还有那含光君听说闭关了。”

         “能不闭关吗?问灵十三载好不容易等来了归人还是个冒牌货,这事儿搁谁身上不得疯呀。”

         “嘘,小点声…别说了别说了来来来喝酒!”













        而街头巷尾谈论的主人公之一魏婴,正攥着手中的银铃贴在胸口,坐在一眼望不见底的崖边,面前是云雾缭绕,夕阳斜影。

        阿澄,等着我来找你。










我发现我这次写的好多。
想要评论!

江澄生贺羡澄羡24h岁岁余澄

晴空箬苡:

是一个自己几个人组织的一次生贺活动。
24h活动相信都熟悉pa
这次一共24个人,
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活动形式:11.5号0点-24点,每小时有文或者图或者手工发布,绝大多数都是甜文,而且cp限定为羡澄或者澄羡,请大家期待!
活动tag:所有的文都会打上岁岁余澄这个tag
策划:粽子(我)


0:00【文手】  @执存妄念
1:00【手工】  @语诺
2:00【文手】  @蓝灵字紫川
3:00【文手】  @一语澄澈
4:00【文手】  @白银信念
5:00【文手】  @将回
6:00【文手】  @月影鹿云
7:00【文手】  @新空兰天
8:00【文手】  @枍桁/云中一梦君
9:00【画手】  @今天你画画了么?
10:00【文手】  @月亮的光是借来的
11:00【文手】  @眷蕴含
12:00【文手】  @踏霜回
13:00【文手】  @故怜
14:00【文手】  @南离
15:00【文手】  @空山新雨后
16:00【文手】  @三晨
17:00【画手】  @这里烟染多多指教
18:00【文手】  @理综不上两百不改名
19:00【文手】  @蓝灵字紫川
20:00【文手】 我自己
21:00【文手】  @绿猗
22:00【画手】  @赫连玥
23:00【文手】  @安知倾(月考不回前十五不改名)
24:00【文手】  @玉浮生_高甜文手


请期待!

我刚刚出地铁站有两个女的对我说她们钱包丢了向我求助说什么一张票87。
我觉得不知道是傻还是怎么我微信里只有78我就都转给她们了
我不知道我会不会被骗。
如果真的被骗了我可能就不相信这世界上有善良了。
但至少此时此刻我还是相信她们会还我的。
如果没有,
我可能就要大哭一场了。

我也想试试。挠头

流水的过去,铁打的双杰:

仲夏之雪:

刚刚看见的,觉得挺有意思的,一直很想跟大家聊聊,也希望在这个过程中能发现自己的不足。

欢迎大家把问题砸过来呀~长期有效~

随便什么问题都可以w



瑛夙:

突发奇想,有人想听吗?没有时间限制的


【羡澄】狂徒(四)

挠头,其实我想写二人相识相知那种感jio。
脑子里是明月清风,写出来就是西北黄沙。

正文。

        

        江澄尚小,还不大能听出这话里的暧昧意思,却隐隐觉得面前大哥哥的不开心与自己有关,于是从魏婴怀里挣出来,紧张地攥住他的衣袖:“我做错什么了吗?”

        江澄的眼睛是水灵灵的杏核状,这当儿因担心而略显委屈,细眉微蹙,叫魏婴的心脏停跳了一拍。魏婴望得出神,竟没来由想起那年夏夜,自己哄着江澄偷偷来到一艘停泊靠岸的小船上。荷叶铺满了整个池塘,粉白色荷花静立在荷叶间,清风一起,口鼻间满是荷香。他们二人脱下鞋子和长袜,坐在船头,赤脚伸入水中,清凉的河水拂过脚面,有些瘙痒。河中几只小鱼从脚底游过,脚趾一动,小鱼倏然远逝,不见踪影。他跳入荷塘戏水,江澄就坐在船头接过他丢来的新鲜莲蓬。鲜嫩的莲子,去掉苦涩的莲心,入口是脆甜爽口。

        像极了那个夜晚他们夹着莲子的亲吻,缱绻缠绵。

         “没有,我的好阿澄。”魏婴稳住心神,抬手抚上江澄毛茸茸的小脑袋,另一只手环住孩子脊背,“我以后天天来找你玩,可不可以?”

        用了近乎祈求的语气。

         “但是我白日里要去学堂的呀……”江澄似乎有些为难,魏婴的心被提到嗓子眼,等待师弟说出残忍的答案。

        他上一世欠了江澄那么多,伤了他那么深,是无论如何也还不回来了。

        如果他说不行,我就每天悄悄来看他。

         “所以大哥哥你只能晚上找我玩啦。”江澄摊开小手,惊讶地发现对面的人霎时展开了笑颜。

        大哥哥对每日来找自己玩这么开心,他是朋友很少吗?那他岂不是很孤独?

        江澄为大哥哥小小的难过了一下。

         “好了,时候不早了,阿澄快回屋去睡觉吧。不然明日在学堂上打瞌睡可是要被先生打手心的。”

         “好,大哥哥,明天见!”

        江澄离开自己的怀抱时魏婴突然想把他狠狠地揉回来,但团子欢快的一句“明天见”让他恢复了清明。

         “好。”

         “我等你。”

         就像当初,你等我一样。










        这夜,江澄睡得不太安稳。他梦见莲叶重重,荷花一片连一片地盛开,粉嫩的花瓣立在水面上,随风晃动,水面上荡起圈圈涟漪。一位少年的身影若隐若现,他站在逆光的池边,一身紫色箭袍贴着少年的脊背显得意气风发。忽然场景转换,池塘里枯枝败叶,四周大火熊熊,还是那位少年,只是身形愈发高挑起来,一身玄衣衣襟飞扬,朱色发带缠着青丝,指间夹着一根漆黑的笛子。一阵狂风刮过,江澄再睁眼时,面前是尸体成堆,鲜血汇成一汩溪流少年成了青年,他面部狰狞,在万鬼吞噬中猛烈挣扎着,他哑着嗓子嘶吼,他在喊什么?

       他喊:江澄!对不起!等我——

        是今天的大哥哥。江澄伸出手想要抓住他,却什么也没抓住,眼前是被撕碎的玄衣碎布,耳边是所谓的大义灭亲。他伸回手来,却满手鲜血。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压抑的厉害,像是马上就要爆哭起来,可他没有。他双目无神望着青年被反噬的地方,全身被卸了力气,连手中的剑都有千斤重一般。他捡起青年生前手里攥着的笛子藏入袖中,像对待稀世珍宝一般夜夜仔细擦试着这根笛子。

        江澄在睡梦中蹙眉,他呼吸不畅,额头上冒着细汗,手掌心冰冷。这时候一阵曲子传来,轻缓柔和的曲调无疑安抚了江澄,他的呼吸放缓,蹙眉平展。一个人翻窗而入轻轻为他擦去额上细汗,随后在他额头印下一吻。

        第二日江澄醒来,他隐隐感觉昨夜有人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但是说了什么,他想不起来了。

【羡澄】狂徒(三)

感谢我家狗子帮我写的,我真的一直在卡,一点脑洞都没有。啾啾啾我家狗子

澄:

给五米一的小小续写啦!抛砖引玉
(我写的什么烂玩意儿) @月亮的光是借来的


————————————————


孩童展开笑颜,秀气的眉目间俱是欢喜,但魏婴却像被这明晃晃的笑容灼伤似的,别开脸去不敢看他。


他的师弟……曾也是这样爱笑的。
劲弓拉满后射落的纸鸢,莲花坞荷塘中寻得的莲蓬,
甚至他的一句“江澄,接着!”
紫衣箭袖的少年便笑了,明媚又张扬。


那是莲花坞中令他万分留恋却又不敢回望的恣意时光,像烙铁一样刻进他心里,牵动神经,动一动就痛彻骨髓。


是不是没有他,江澄会开心的多?


若没有他,江澄不会送走心爱的小狗。
若没有他,江澄不会因父亲的偏心委屈落泪。
若没有他,江澄可能会有一个完整的家。


而不是孤身一人,在寂静的夜里一遍又一遍地擦拭故人遗物,近乎癫狂地念着他的名字,虔诚地守着一个可笑的誓言。


立誓是他,食言是他。


所以,他本没资格再去沾惹江澄。


许是他怔愣太久,江澄伸出圆乎乎的小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大哥哥?”


“嗯?”魏婴反射性地一把揽过孩子小小软软的身体,仿佛有谁要和他抢。


团子吓了一跳,继而有点害羞地把小脑袋往他肩上埋了埋。不知为何,他并不抗拒大哥哥的拥抱。


江澄身上的奶香味和暖暖的温度唤回了魏婴的些许神智,“我该把他放开。”他混沌地想,“再也不去打扰他……”


“大哥哥,你有心事?”江澄像个小大人似的用手轻轻抚上魏婴的背,是安慰的意思。


魏婴一僵,脑袋里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在感受到背上的温柔触感时瞬间崩断。


“不管了。”他自暴自弃地想,“老子这辈子赖上江晚吟了。”


于是微微偏过头,把灼热的气息呵在江澄的耳廓。


“有啊。”


“心事是你。”


——————————————————————
不要打我!我真的尽力了ಥ_ಥ

这种操作好服气呀——
一家抄一家吗?

是小清无差了:

还有这种操作的吗?魔道祖师一定是抄袭魔道主师的(认真)